人们对公众人物言行的审视,并非鸡蛋里挑骨头,而是放在社会共识的天平上加以量度

“经常会听到别人介绍我说我是个‘网红’,我很反感这两个字,非常反感。”近日,董宇辉在一档谈话节目中表示自己很难说享受现在的生活,还自曝自己处于一种高度的精神紧张当中,睡眠特别差,有时一夜吃两次安眠药,非常痛苦。

几天前,俞敏洪刚刚称“东方甄选现在做得乱七八糟”。有人认为这是指原来娓娓道来的授课画风,变成网红主播的吆喝。话题热度未减,董宇辉又来接棒。“非常反感被叫网红”的发言,更是引起不少网友的批评和嘲讽,“吃的流量饭,还尽说漂亮话”。

公众的反感,不无道理。说到底,董宇辉的走红并非因为传道授业解惑。当一众主播靠夸张吆喝、狂呼乱喊刺激消费者购买时,温文尔雅、知识渊博的董宇辉,凭借反差人设脱颖而出,成为带货主播界的一股清流。而单从直播带货的评价来看,可能再怎么学富五车,日进斗金的销售额才是实力的象征。

借助网络一炮而红,如今收获流量红利,又吐槽“非常反感被叫网红”。当一些默默无闻的人还在镜头前卖力直播,努力卖出货物,“头部网红”董宇辉却不满自己身上的网红标签。舆论认为他“端着网红的饭,想着砸网红的锅”,也不算冤枉。

或许有人会说,舆论环境太不宽容,发个言也要小心翼翼、如履薄冰,以后谁还敢在镜头前说实话。

从他的发言来看,董宇辉的确不乏真情流露。他自述,因为直播这件事,自己的父母长期被骚扰。经常会有供货商联系他无望就去农村老家找他的父母,以至于父母经常将大门紧闭。为人子女,饱含愧疚,本在情理之中。至于自曝睡眠差、内心焦虑,靠安眠药才能入眠,可能也是事实。

然而,公众人物的发言就可以想说就说、随心所欲吗?普通人发表言论,影响范围仅限于身边人。拥有话语权的公众人物,则手握扩音麦克风。人们对公众人物言行的审视,并非鸡蛋里挑骨头,而是放在社会共识的天平上加以量度。失之偏颇的,自然是口责难逃。

当董宇辉讲述个人迷茫和困扰时,人们也认同,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台上光鲜亮丽的代价,可能正是普通人习以为常的自由。真正引发反感的,可能是董宇辉的“反感论”。他说:“英语中,网红被翻译成‘celebrity’,它不是一个褒义词,通常都是做一些非常蠢的事情,然后去吸引眼球的,我很拒绝这两个字。”网红就是愚蠢、贬义甚至是反智的代名词?这何尝又不是一个狭隘的论断?出自素来形象较好的董宇辉之口,未免让人感到不适。

这些年,直播带货等网红经济,在发展中规范、在规范中发展,逐渐走向更有序的发展方向。尽管还存在一些乱象,像夸大宣传、货不对板等等,一些人在镜头前直播,或许有的内容和表达方式都有待改进,但在乱象之外,还有大量努力生活的人。面对工作和生活的压力,他们并未躺平,而是想借方寸屏幕“有劳而获”。如果一味否定互联网经济的价值,何尝不也是“九斤老太”式的守旧落后。

这里想借董宇辉的名言一用,“当你背单词的时候,阿拉斯加的虎鲸正跃出水面;当你为未来付出踏踏实实努力的时候,那些你觉得遥远的人和看不到的风景,都终将在你生命里出现”。可以赞美跃出水面的虎鲸,但又何必嘲笑想在泥塘里闯出一片天地的泥鳅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林静